隐藏在中国千古龙之谜 神州——上帝的土地

神州——上帝的土地

中国祖先是信上帝的,中国最古老的《尚书》和《诗经》记着:中国人来自上帝。北京天坛里没有偶像,祈年殿里一个偶像都没有,里面只有一个柱子上面写着:皇天上帝。
 
    外国宣教士利玛窦发现,中国祖先敬畏上帝的道统,大为兴奋,确信这正是基督信仰的一个远古见证。然而,现在的中国是地球上惟一一个无神论,弃绝上帝的国度。这一反常现象不是偶然,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千古之谜。
    
在这里我不是讲神话的故事(我最讨厌看聊斋),在这里我讲的是一个鲜为人知的,真实的,就发生在中国,而不曾被中国人所察觉的历史故事。从知道这个故事的真相,到写这篇信息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人真的是有限,这么明显的事情,我们中国人却没有一个看穿的。如果不是上帝爱中国,提醒我们,我们还蒙在鼓里。圣经说: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(创3:1)。原来两千五百年以来,在神州大地上一直隐藏着一条古龙(也称为蛇)。在中国人歌颂它,膜拜它的同时,也被它吞吃、践踏、戏虐、蹂躏着。
    
我是上帝在这个特别而伟大的时代,兴起的一位先知,当我得见上帝从天上发出的大光时,永生上帝就对我说:你要把你看见的,过去的事,现在的事和将来必成的事,写出来作见证。然后,上帝的灵把我带到另一个国度,在那里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魔鬼,这令我恐惧万分。然后,圣灵又带我去了另一个地方,在那里有一个案卷,写着《中国五千年》。当这个案卷展开时,令我触目惊心,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然而,这个案卷上却真真切切地记录着,恶龙隐藏在中国两千五百年,它在登上“至高宝座”,在享受着中国的同时,践踏、摧残着中国。
     古老的中华民族,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。五千年来,中国人民一直把自己居住的这块土地称为神州,这是上帝的美意,意思是上帝的土地。中国的古人敬畏上帝,这有很多史书记载,司马迁的尧、舜、禹,禅让的故事,就是最好的见证之一。然而,由于古龙的迷惑,使神州儿女与上帝隔绝了,原本祥和的神州大地,落入恶龙之手。

《史记》上的古龙

     从炎黄子孙算起,过度到两千五百年以后,中国发生了大变革。在人类最古老的一个故事里,藏着堕落之谜的谜底。蛇也叫古龙,指着智慧树对夏娃说:不用理会上帝的警告,吃了它,你就可以像上帝一样分别善恶了。夏娃吃了,也给她丈夫吃,就这样,人在龙的诱骗下,为了像上帝一样,而背离了上帝。人背离上帝后,干的头一件事,就是亲兄弟互相残杀,就是该隐杀了亲兄弟亚伯。
     亲爱的中国同胞们:这是圣经真理,你相信是真实的吗?不管你信不信,这个真实的故事,在两千五百年前,真的在中国上演了,直到今天。在西班牙著名的智慧书里,有这样一句名言:世界上大多数的人,只看到事物的表面现象,而真正能够看到事物本质的却寥寥无几。从我们中国的祖先开始,中国这块土地,就叫神州大地。中国的祖先视龙为怪异的东西,不祥之物。可是,就是这怪异不祥之物混进了皇宫,从此古老的神州大地,竟成了“龙的传人”。“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,他的名字就叫中国,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,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……” 这是偶然吗?在上帝展开的案卷里,有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的记载。《史记》上说:从前夏朝衰微的时候,从天上降下一雄一雌两条大龙。帝王孔甲非常喜欢,找了一个人驯养。后来雌龙死了,驯养的人把它作成肉酱给孔甲吃,没想到孔甲吃了还想吃,那雄龙便不知去向了……。《史记》上还说:夏启驾龙三度登天,窃取上帝的荣耀,《夏启窃天尊》……。从那时起,敬拜人,远离上帝,父传子,家天下,中国人欲与上帝试比高,就在神州开了先河。当龙的幽灵再次浮现于神州,神州就四分五裂了。周幽王的爱妃褒姒美丽至极,就是不爱笑,令幽王伤透了脑筋。直到有一天,幽王点燃了烽火台,诸侯们率大军风风火火地赶来,却不见入侵的敌寇,褒姒脸上露出了笑容(褒姒一笑倾国)。从此,幽王不时点燃烽火,褒姒果然笑口常开。这烽火却失去了信誉,当敌寇真的来犯时,尽管烽火连天,却不见诸侯救兵的影子。周幽王死在山下,从此诸侯们各霸一方,展开了炎黄子孙们头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长达五百多年的自相残杀。这就是那个人人耳熟能详,却未必明白真相的“一笑倾国”的故事。司马迁记载:这一笑倾国的褒姒,就是龙的幽灵。而这个真实的故事,却收藏在上帝的案卷里。司马迁记述的这一历史事实,完全是上帝的美意。两千五百年来,炎黄子孙受恶龙的迷惑,离弃上帝,使神州儿女落入恶龙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落入恶龙之手的神州大地

     敬虔时代大不敬虔的开端,开端于“君王乘龙上天,窃取上帝的荣耀”。敬虔时代大不敬虔的泛滥,导致恶龙入了君王之身。而整个敬虔时代的彻底垮台,垮台于失了天道,便入了恶龙之道,使原来祥和的神州大地,蜕变成“龙的传人”。看哪,“一笑倾国”的褒姒,她那淡淡地一笑,岂不正是恶龙对整个中华民族极大的戏虐和嘲弄吗?这个亵渎上帝,疑惑人间,被祖宗视为不祥之物的东西,竟然在神州大地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地位,变成了顶礼膜拜的偶像。一个个“真龙天子”就俨然取代了上帝,恶龙得逞了。看哪,“真龙天子”身披龙袍,“龙体”坐龙椅,龙杖、龙颜、龙恩、龙威,龙将这个人里外包装,高高举起,偷偷放在至高上帝的宝座上。中国的臣民无不向它跪拜,口称“谢龙恩”。亲爱的中国同胞们:你们看明白了吗?我们中国两千五百年来,所跪拜的就是这条恶龙,也是司马迁笔下的那条龙。司马迁是非常严肃的历史学家,他对龙有如此玄妙而真切的记述,绝非偶然。
    
除了在中国,你在任何地方也不会看到这一幕。两千五百年来,中国的皇宫里一直都布满了龙,就是现在,北京的重要部门和一些高大的柱子上,也都盘着龙,这一切都是恶龙幽灵的行径。我说的都是真实的(上帝带我到另一个世界,看到魔鬼,就是为了预备写这篇信息)。
    
观射父曾对周昭王说:古时候,人是人,神是神,人神不杂,天下和谐。后人却僭越神明,以人为神,遗下无穷祸害。那引诱夏娃,企图像上帝一样的古龙;那载着夏启窃取上帝荣耀的古龙;那以美色毁掉敬虔时代的古龙;那后来将一个个皇帝包装成龙,然后举起放在上帝宝座上的古龙,至今依然忽隐忽现笼罩着茫茫神州。我们中国最大的失败就是,我们从不敢正视自己的缺点,对症下药。我们太骄傲了,我们在耻笑西方国家敬畏上帝是愚昧时,岂不知,我们这么“智慧”的中国,却落入恶龙的圈套,任它践踏、戏虐、蹂躏,为它歌唱。今天就请全中国人民看看,恶龙是怎样践踏、摧残、戏虐中国的。
从“一笑倾国”开始,古龙的幽灵便浮现在中国,这一浮现,便是两千五百年。它怎样入了褒姒之身,也怎样入了君王之身。从周幽王亡国,炎黄子孙便开始了五百多年的自相残杀。人心失去了敬虔,立即像脱了缰的野马,狂奔、猛扑、践踏。一时间神州大地上,冒出一百多个国家,十年九战,尸横遍野。一部《战国策》,充满智慧的诡诈和人心的险恶。一部《左转》,充满累累罪恶,斑斑血污。失了天道,入了魔道,人心要多凶残,就有多凶残,要多卑劣,就有多卑劣。越王勾践杀了夫差的父亲,第三年夫差打垮了勾践,为父亲报了仇。成了夫差阶下囚的勾践,卧薪尝胆,以屈求伸,后来杀了夫差。
     我从小时候,就非常佩服杨家将的忠义、勇敢。父亲也经常讲梁山好汉的故事。长大了,非常羡慕三国的智谋。然而,当我在上帝的案卷里,看到中国血淋淋的历史时,才知道,我们所佩服,所羡慕的历代英雄豪杰,不过是古龙吞噬、戏虐、玩弄、蹂躏中国的工具。由于我承载着前人未完成的工作,为基督再来预备道路,因此遭到魔鬼强烈攻击,我一度陷入魔鬼的泥潭,那是非常痛苦的经历。我今天能够活着真的是奇迹,正是有了那次的经历,所以很容易看明白,中国两千五百年血淋淋的历史是恶龙所为。如果是偶然的内战,它只能是一次、两次或三次,而中国两千五百年的自相残杀,彼此仇恨,是周而复始的(周期性的),不间断的,这就不是偶然了。难怪一九四四年底,前清举人黄炎培访问延安时,问毛泽东说:中国历史上各朝各代,兴起一块,腐败一块,你用什么办法跳出这个周期律呢?很显然,毛泽东也没幸免跳出这个周期律,所以上演了文化大革命,使跟随毛泽东出生入死的开国功臣遭陷害。中国人身临其境,已经见怪不怪了,只有旁观者清,看出中国的不同寻常。他们只是看出不同寻常,但不知是恶龙所为。
秦朝和隋朝的暴政不说,汉朝开国刘邦,先是论功封侯,不久便一一诛杀,让自己的儿子们取而代之。唐朝开国李世民,杀了哥哥和弟弟,自己一统王权。明朝开国朱元璋,杀功臣、废宰相,前后数十万人遭殃。宋朝开国宋太祖赵匡胤,还算有点人性,一杯酒便解决了所有亲信将领的兵权。
     前汉有文景之治,接下来,汉武帝胡作非为,王莽篡权,混战二十年,中国人死了三分之二。后汉有光武中兴,接下来,外戚与宦官相争,几度彼此斩尽杀绝,引发了三百年大内战。前唐有贞观之治,接下来,武则天篡权,导致宫廷残杀九年。武则天甚至不惜杀死自己亲生的孩子。我们中国人的心都麻木了,对这些没有人性的行为,从没有反思过,为什么?
苏秦为了出人头地,头悬梁,锥刺骨。他是世世代代中国学生的楷模,然而,他学成后干什么呢?首先,他向秦王献上一霸天下的计策,未被秦王接纳,立即掉头,转向其他六国,合众灭秦,被接纳了,当上了宰相。他学业有成的目的,无非是用更高明的手段自相残杀。一场赵氏孤儿,令多少人流泪,然而多少人舍身取义,杀身成仁,甚至献出亲生儿子,来照顾这个赵家遗孤。在他身上惟一的期待,长大成人,报仇雪恨。大名鼎鼎的伍子胥,仇恨竟使他掘开仇人的坟墓,搬出尸体,挥起皮鞭抽打不已,并恶狠狠地说:我让你尝尝伍家的世代仇!
     中国啊,中国,你的顽疾之燥,苦毒之根在哪里?你知道吗?三百多年的相互残杀和谋算,一百多个国家只剩下秦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、齐七国。再经过二百多年更残酷地杀戮和更狡诈的谋算,七国只剩下一国,秦始皇。秦始皇狂傲自大,从不把上天放眼里,他为自己改名号——皇帝。从此皇天上帝的名份、权柄和荣耀就被人间帝王剥夺。他禁止人们信仰上帝,以确保自己至高无上的权柄。然而,秦始皇终究不过是个人,他怕灭亡,却不到两代就灭亡了。他怕死,一次又一次寻找长生不老药,却不到五十岁就死了。一切都是那么清楚明白。秦始皇不愧是春秋战国五百年的一个巅峰;是人类力量和意志的巅峰;也是人的渺小与可怜的巅峰;是人的功名和成就的巅峰;也是人的罪恶与丑陋的巅峰;是人肆意蔑视天道的巅峰;也是人被天道碾得粉碎的巅峰。
遗憾的是,秦始皇从这个叛逆的巅峰摔下来后,神州仍不醒悟,回归先祖大道。这样就又给了恶龙机会,人靠人,人斗人,人治人,自残自虐。中国就这样陷入了周期性地自相残杀,在专制一统时,自我虐待。第一周期,春秋战国,自相残杀了五百多年,经秦朝过度,进入汉朝,约四百年的大一统。第二周期,魏晋南北朝,自相残杀近四百年,经隋朝过度,进入唐朝,约三百年的大一统。第三周期,五代十国,辽宋夏金,相互残杀近四百年,经元朝过度,进入明朝,约三百年的大一统。第四周期,满清统治和西方入侵,近三百年,先有中华民国,后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一统。孟子说:春秋无义战。岂止春秋,两千五百年来,哪一场自相残杀是正义的呢?楚汉之争,三国攻伐,八王之乱,五代十国,多少次,中国人死亡过半。只说数十年前,国共战争,死了几百万骨肉同胞。
     春秋以来,两千五百年间,不是分裂战乱的日子,不满千年。在这千年的专制一统中,真正平安祥和的日子,不过三百年。打够了,杀够了,每个朝代都会安定一阵子,只是一阵子,从四、五代开始,再次兴起祸乱,大打出手。天雪清泉的中国,就这样变成一条狭窄咆哮,昏天黑地的巨龙。
每一位中国人都知道,这就是中国的历史,所不同的是,揭开了中国千古龙之谜。龙是魔鬼,它践踏、戏虐、摧残中国。它在中国人自相残杀中寻求乐趣,这是真实的。因为我经历过魔鬼的戏虐、摧残,所以对古龙的行径一目了然。两千五百年,中国血淋淋的历史,是古龙的恶作剧,这是没有质疑的。但是,这里也有中国人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,我们中国的祖先是敬畏上帝的,这有史书作证据。古人惟恐后代疏忽怠慢,就写于竹帛,刻于金石,千叮咛万嘱咐,没想到后代竟以亵渎上帝为乐事。这样,就纵容了恶龙肆意践踏中国。说实话,我行道好几年了,从没有真正想过所谓“中国文化”和“西方文化”。通过揭开古龙之谜,让我震惊之余,也认识了“东西方文化”。恕我直言,两千五百年以来,所谓“中国文化”,不过是古龙文化。“西方文化”是基督文化。中国的文化不过是彼此为仇,互相算计。而西方的文化是敬畏上帝,彼此宽容。在上帝面前,民主奠基在领袖与平民人格平等,同志和异己相互尊重,胜者与败者和平共处,这样一种宏大宽广的心灵上。而中国却不然,中国是胜者为王,败者打倒,我想每一位诚实的中国人,都会承认这个事实吧。邓小平的改革开放,实施的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,可是,他左手为什么还要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呢?世人都明白,如果邓小平不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,就又会被打倒,这也是事实吧。
     美国汉学家费正清说:司马迁通古晓今,为什么从没有考察过,皇帝大权合法性的根据在哪里?他随意阉割臣民的权利是谁认可的……。是中国人都知道,司马迁怎么敢考察皇帝大权的根据呢?今天也是一样,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是中国人都明白,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胜利,并不是改造中国陈腐国情的胜利,而是适合中国陈腐国情的产物;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,正好迎合了两千五百年,人治专制、独裁的历史传统;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认识论,正好迎合了两千五百年的无神论传统;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,正好迎合了两千五百年自相残杀,你死我活的仇恨心理;马克思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,正好迎合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帅河之滨莫非王臣的大一统意识。事实胜于雄辩,然而有哪位中国人敢揭开这一真相呢?上帝亲口说:中国啊,你这妄称神州的逆子,你这以孝为本的后裔,你懂得不认自己的父母和祖宗,是犯罪是造孽,你却不懂得不认你祖宗所敬拜的上帝,生命的源头上帝,不是更大的犯罪和造孽吗?中国两千五百年的悲剧就在于此。在美国的校园里,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。有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,持枪打死了几个人,其中有一位是女校长,这位校长是基督徒。当她的家属得知消息,赶到学校时,他们没有谴责、报复凶手。反而首先想到的是,快给持枪人在中国的家属写信,安慰他的家属,他的家属一定很痛心。这个真实的故事,我一直记忆犹新,只是我第一次把这个故事与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联系起来。

中国——活的顽石

     西方著名汉学家哈佛大学教授费正清说:司马迁学识渊博,通古晓今,为什么从未考察过皇帝合法权的根据在哪里?他随意阉割臣民的权利是谁认可的(这位西洋人站着说话不腰疼,司马迁只因同情一位大将,就遭切除生殖器的刑罚,如果他敢考察皇帝,岂不掉脑袋)?在这种阴影下生活过来的中国人,怎么会有民主?怎么会有人权?怎么不会是奴隶制呢?这位研究了一辈子的汉学家,临终前终于看出了门道,他亲自把《中国历史新论》送到哈佛大学出版社,那上面写着:中国的天子实在就等于我们所说的“人间上帝”。他的所作所为,不可抗力。相信永生的西方人,敬畏上帝。只关注今生的中国人,却是惟恐触动皇帝,他们的“上帝”就坐在京城中央的宝座上。噢,中国,你惨就惨在,那坐在京城中央宝座上的不是上帝,而是和你一模一样,与生俱来,带着深刻罪性和有限性的凡人。
     整个地球惟有中国是无神论,弃绝上帝的国度。就连中国所信仰的马克思,在一八六二年坐在大英博物馆里,以智者的口吻,嘲笑中国是一块活的顽石,他形容中国是小心保存在密封棺材里的木乃伊。我是中国人,我爱中国,我也是天国的子民,是上帝的使者。当我承载着上帝的托付,向中国宣教时,我才体会到,马克思对中国的评价是多么的正确。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成功了,是中国人都知道,邓小平是在左手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,右手真正实施的却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。如果邓小平不走形式,不举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,恐怕又会被打倒。多么虚伪的中国啊!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诚实的面对上帝,面对你自己呢?
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,得益于上帝的祝福,正如在《邓小平卓越智慧》一书里所说:在东方大国搞改革开放的成功率很低,尤其中国刚刚经历文革,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实乃是个谜。此书还说:这个谜有待以后解开。
     我们可以思考,在邓小平之前的十九世纪末,中国也搞过明治维新,但是失败了。邓小平一个七十多岁,刚刚复出的老人,而且面对的又是文革刚刚结束,难道邓小平的条件比前人好吗?绝对不是。所以《邓小平卓越智慧》一书里说: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是个谜。说实话,如果不是上帝要有一个伟大的救赎计划在中国成就,现在的中国绝不比朝鲜好哪儿去,这是真实的。
十字架的故事,对中国人来说曾经是那么遥远,仿佛在天的另一边。今天这个故事临到中国,这个故事就是即十字架后,基督再来,中国成为上帝的选民。这是中国的福气,是上帝的能力与主权在中国的彰显。为此,上帝祝福中国的改革开放,这是真实的。如果中国人有智慧,懂得感恩,赶快接过这祝福,像韩国一样,回到上帝面前来。说句俗话,这叫识路子。
     孙中山说:对中国人来说,不是知易行难,乃是知难行易。这句话让我想起美国前总统林肯,是他的举手之劳,签了解除黑人的奴隶制,林肯的这一举手之劳载入了历史。事后林肯说:如果我的前任知道这件事是如此的容易,一定会很后悔。其实,今天中国面对上帝的呼唤,就象林肯签写解除黑奴制一样容易,而这一简单的举动更会载入人类的史册。难怪孙中山说:三千年根深蒂固之大弊,是国人从未获得过真知。一直敬畏那不当敬畏者,却不敬畏那当受敬畏者。如此不识道,谈何行道呢?他还说:建国之基当发端于心里,除旧更新,必须认识上帝。现在势不两立的海峡两岸,惟一都高高耸立着的巨型人物,就是孙中山这位上帝的子民。

中国两千五百年一直走在叉路上

     中国曾有一位首富,他向公司的员工们公布,凡给公司提意见被采纳的有奖。多么聪明的首富,他这才是提升、壮大公司的聪明之举。而中国这个最大的公司,谁敢给他提意见?有错误也是看着任其泛滥。两千五百年来,中国所体现的就是奴隶制。中国就像是一座监狱,被囚禁在恶龙之手,没有自由。这里的恶龙不是比喻,而是事实。《神州电视系列片》也讲到这条恶龙。我和《神州电视系列片》的制作人,从没有谋过面,更没有交往,但是我们对隐藏在中国两千五百年的恶龙的认识,是如此的相同,难道这是偶然吗?
     比这古龙更怪的是,中国甘愿被囚禁而不醒悟。过惯了这种囚禁奴隶制生活的中国人,不懂得什么叫民主,什么叫人权。一九九八年,北京大学迎来了克林顿总统,演讲大厅里,一位北大学生愤愤不平地责问克林顿:江泽民主席作为客人,访问哈佛大学时,竟遭遇示威抗议。今天您在这里作客,如果也允许向您示威抗议,您会作何感想?这个学生万万没有想到,克林顿从容答道:我会与示威者见面,听取意见,实际上我常常遭到人民地抗议。这一问一答,暴露出来的,岂止是两种制度的差异,不更是两种心灵和两种信仰之间莫大的差异吗?只有在上帝面前人才是平等的。信上帝不是说你愿意信或不愿意信的问题,以前我也这样认为。但是,我现在诚实地,心服口服地说:上帝是人类生命的源头。基因研究证实,中国人不是北京猿人的进化,而是人类单一起源的后裔。我们都懂得一个科学道理,也是圣经真理:黄河之水来自大海,归回大海。上帝是神州的源头,因此神州来自上帝,还要归回上帝,这个规律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。中国两千五百年来,因堕落、犯罪、亵渎上帝,所尝的恶果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整个宇宙是有规律的,它就如同一台自动提款机,如果你不按照程序(规矩)使用,就不会达到你预期的目的。宇宙这台提款机也一样,如果受造之物,不按照造物主设计的程序(规矩)使用,无法无天。以有限的人,取代无限的上帝,藐视至高者,那你肯定会出问题,中国的历史就是前车之鉴。
     我以前不把中国和信上帝的国家比较时,我不明白外国人为什么以异样的眼光看中国。当我把中国的历史和西方信上帝的国家的历史相比较时,我明白了,西方国家是按照造物主设计的规矩享受上帝,他们在基督里得以自由。而中国是在上帝面前妄用自由,因此被罪所捆绑,没有自由。马克思是有限的人,怎么比得上无限的上帝呢?孰轻孰重,这么简单的道理,中国人却看不懂,却不开窍。明明吃了亏,还执迷不悟。孙中山是基督徒,他庄严宣告:不但我是基督徒,我一家里里外外,大大小小都是基督徒,且有家庭崇拜。孙中山临终前说:要告诉世人,我是基督徒。我们中国人认为信上帝没有自由,不信上帝才自由。然而,克林顿在北大演讲时地一问一答,我们足以看出是谁没有自由。
人离开了上帝,就被罪所捆绑,就没有自由。人心有个洞,非上帝才能填满。两千多年来,中国人不要上帝,中国人要自己作自己的“上帝”,中国人认为这是自由。可是,妄用了自由的中国人,陷在罪恶的泥潭不能自拔。空洞的心灵拒绝上帝,就被古龙所利用,才上演了两千五百年周期性地自相残杀。这是编故事吗?不!这是历史事实。
     看看中国的历史,再看看西方,信上帝国家的历史,我都觉得中国像没有教养的野人。信上帝有永生,这不是迷信。人有灵魂,灵魂有去处,否则中国人为什么给故去的人烧纸呢?只是烧纸才是真正的迷信。上帝是人类生命的源头,这是真实的,他造人就是为了荣耀他。当我们肉身朽坏的时候,灵魂要归到源头上帝那里去,这是真实的。基督徒都有这终极的关怀,美好的盼望。因此,他们不在乎地上的金钱、地位、名利,他们知道这些都是暂时的,惟有荣耀上帝才是永远的。而弃绝上帝的中国,把金钱、地位、名利看得比生命还重要,甚至可以为此不择手段。失了上天大道,人心要多凶残,就有多凶残,要多卑劣,就有多卑劣。武则天可以杀亲生孩子,李世民可以杀亲兄弟。圣经是多么真实,始祖受蛇的引诱,偷吃禁果,想与上帝同等。今天的中国比始祖还堕落,不是什么人,也不是什么理论,而是历史事实一再告诉我们,只要中国依旧人本人治,漠视天道,就不会长治久安。中国啊,你永远无法用经济的腾飞,来逃避你灵魂的堕落和堕落所带来的社会恶果。你惟有在上帝面前悔改,像黄河水一样,来自大海,归回大海。神州来自上帝,归回上帝,这是必然规律。除此之外,中国别无它路。中国啊,你已经没有退路。
两千五百年来,中国就像一个毒品的吸食者,在贪婪地麻醉着自己。活生生的中国历史摆在我们面前,如果我们中国人还有一点思想,还懂得好歹,就应怀着一颗痛悔感恩的心,回到上帝面前来。
     救中国脱离水深火热之中,这是“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”的志向。邓小平十几岁出国,怀着对祖国的热爱和赤诚的心,寻求救中国的道路。然而,中国的病根所在,不是在人斗人,人治人,狡诈谋算中,树立起一个个专制独裁的人上人,中国的病根是两千五百年来与神州的源头上帝分离了。
中国人说:上帝是西方的神,岂不知在西方国家之前,中国的祖先就是敬畏上帝的。司马迁记载的尧、舜、禹禅让,是说:尧是中国第五代君王,尧是敬畏上帝的。因敬畏上帝,他才没有把王位传给儿子,而是把王位传给同样敬畏上帝的舜,舜也是如此。古人说:人若不敬天,便无可救药。近代孙中山说:建国之基当发端于心里,除旧更新,必须认识上帝。中国建的第一座欧式教堂“北京宣武门堂”,就有康熙亲临教堂题写的:敬天,万有真源,两幅匾额。康熙作诗赞美上帝:功求十架血成溪,百丈恩流分自西。在生命之宝一文中,康熙说:天门久为初人闭,福路全是圣子通。我愿接受神圣子,儿子名分得永生。
     两个世纪以来,有多少上帝的使者,远涉重洋,用生命和爱呼唤中国。当西方资本贪婪吸食中国血浆时,上帝的使者们,却默默地将生命献给了中国。成千上万的传教士,被中国人杀害。传教士戴德生,他的儿孙五代献身中国,他说:我若有百万英镑,不留下一块不给中国。我要有百条性命,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。传教士范礼安,远涉重洋,用生命和爱呼唤中国:顽石啊顽石,你何时才开呢?今天我作为中国的宣教士,上帝的使者,当我肩负着上帝赋予我的使命,在此宣教时,我没有任何个人的私心在里面,我为此吃了很多苦。然而,我爱自己的祖国,正是因为爱中国,所以看着中国陷在罪恶中,心里万分焦急。
贫穷并不是中国的病根,中国重重灾难和贫穷的根本原因,乃是争来斗去,你死我活,亵渎上帝的名。今天越来越多的国人意识到,他们所追赶仿效的西方世界,其富强、科学、民主,同以耶稣为基石的基督教文明之间,具有一种不可分割的生命一体性。为什么在西方国家玩得好好的民主,到了中国就玩不转呢?这绝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水平和政治制度问题,它是一种深层的心灵结构,是一种信仰的力量。相信永生的西方人,敬畏上帝,总统和人民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。这就如同克林顿在北大演讲时说的,他其实经常遭到人民地抗议,但是,他会听取人民的意见。哪怕人民提的不对,意见不被采纳,人民也不会有危险,这就是民主与平等。总统只不过受命于上帝,来管理国家,除此之外,总统没有任何特权与人民不同。中国就不同了,中国是人当“上帝”,这就违背了上帝创造的律。所以,才有人斗人,人治人,甚至不择手段。因为人分等级,因为人没有永生的盼望,只为今生而活,所以可以胡作非为,无法无天。
     中国啊!我骨肉同胞,今天上帝威严的脚步踏上了神州,这块属于上帝的土地。他带着美好的祝福,深情地呼召神州儿女,这是父亲的呼唤。中国啊!我曾失落的孩子,我是多么爱你,惟有我可以给你满足,惟有我可以洗去你的耻辱。你想要富强、科学和民主吗?你想要长治久安,而不翻来覆去,和平相爱,而不自残自虐吗?那么你就绝不能照过去的老样子生活下去了,你就绝不能依旧只见人道,而不见上帝的道,以人为本而亵渎昊天上帝了。
亲爱的中国同胞们:两千年前主耶稣来到这个地球,作成十字架救赎。今天上帝在中国作成审判前的救赎,这是上帝莫大的荣耀,也是中国人民的荣耀。中国已经没有退路了,必须认罪悔改,接受上帝的救恩,尊重上帝在中国的主权。


主耶稣是配得中国人民尊重和赞美的上帝!

来源于:互联网

七月 24

历史上的今天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文章标题:筑爱网 » 隐藏在中国千古龙之谜 神州——上帝的土地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zattn.top/3124.html

发布信息:文章由【筑爱天堂鸟】于<2016-07-24>发布于【未分类】分类下

相关标签:

相关推荐

  • 暂无文章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(必填)
  • QQ(选填)
  • 网址(选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