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我们终将远离的闺蜜

致我们终将远离的闺蜜

文/卢璐

上海的春天终于来了,晴天丽日,花开满树。

早上我和我的一个闺蜜喝咖啡。

也许应该说我的“前闺蜜”。

我们同龄,我们的先生同龄。

我们的两个孩子,分别同龄,还同班。

天天去接送孩子,我们这两个面冷心热的女人,用了一整年的时间才讲第一句话。

但是从开始讲第一段话的时候,我们就知道我们可以做朋友。

我曾经写过,成人的友谊是很多不可确定因素的契合,总的表现是一拍即合。

一拍不响,那就换地另拍。

人生苦短,谁有时间,努力重来?

自从我们成了朋友,我们并肩齐走。

接送孩子,逛街买菜,天南海北,心情愉快。

幸福不是拥有,而是分享。

拥有世界,是怎么样的感觉?

独在云霄,感觉只能是痛彻心扉的冷。

朋友就是身边那个可以分享的人群,无论欢乐,还是悲痛;无论富贵,还是贫穷。

朋友不是在我滔滔不绝的时候,永远都站我这边的那个人。

而是明明知道她会反驳我,可我就想给她说。

后来我抱着玩玩儿的态度,开始写公众号。

几十个人的关注,个个都认识。

我发的每一篇文章,她都会第一时间点赞再分享到朋友圈。

有一次晚上十点多了,她开心的给我发微信。

她先生公司组织家属聚餐。她把我的公众号推荐给了每一个认识的中国同事。

有人问她,我写了些什么?为什么推荐我?

其实她根本就看不懂这么长串的中文。

爱是一种财富。

最初的时候,我们储蓄。

后来的时候,我们消耗。

就算透支,只要还在额度内限期补上,就不至于冻结清户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在她家附近上课。

她每次都会给我做好午饭。

开始的时候,等着和我一起吃。

后来的时候,直接把饭留在锅里。

我会自己去拿碗,倒水,拿刀叉,自己在炉子上热热。

吃完了,我会自己去冰箱里找酸奶或者切水果。

她眯着眼睛,在旁边织着毛衣和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话。

这些场景,家常的可以熟视无睹,却温馨的如浴春风。

孩子们的成长,是看得到的每日俱进。

成人们的友情,是看不到的如海情深。

上海只不过是一个交叉点,我们都终将离开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将来。

因为这已经是一个不需要讨论的问题。

无论时间,无论地点,无论缘由,我们都会情深如海。

这一辈子,我们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。

发小,哥们儿,姐们儿,闺蜜,战友,知己,知音,金兰,手足……

究竟是谁,才是人走弦断,不可替代的痛?

究竟是谁,才是一辈子的挚友,可以换命?

究竟又是谁,才能相互挟持,相伴一生?

到底什么才算是朋友?

有谁能一句话说得清。

我觉得你是,她不是,她们还要再鉴定。

是与不是,凭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感情。

朋友是一个模糊而不确定的概念,没有定义,没有条件,没有范畴。凭的就是个人的感觉。私人私心私密,丝丝入扣。

前一段时间,我看到有个营销的商业平台写文撕我,阅读数十万加。

我大概滑了一下内容,虽然还不至于到心情愉悦的拜读状态,顶多也就是有点不适而已。

几个小时之后,又有一篇文跟风炒作。以撕我为名,实际是个商业招聘广告,阅读数几百。

我很认真地读了整篇每一个字,读的时候,心有点痛。

因为这是一个我认识,而且一起吃过几次饭,一起谈笑风生过的人写的。

换句话说,在往昔的某个时间里,我曾称过“朋友”的人。

痛,绝对不是因为她反驳我的观点。

痛,是因为我自以为的那点交情,在她那里被忽略为零。

原来我朋友一定是我的朋友,而我,却不一定是我朋友的朋友。

执念不同,何必强融?

有了一个朋友,就是自己给对方打开了一扇心门。

方便沟通,方便来往,方便分享,也方便受伤。

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勇士,敌人来了,斗志昂扬。

当然一定会有战败了的气馁的日子。

可是事实上,射出致命的那只羽翎箭的人,往往不是敌人,而是自己的朋友。

因为认可,因为信任,因为在乎,才会疏忽。

越单纯的时代,越单调的环境,时间叠加起来之后,友情就越深厚。

譬如发小,同学或者战友。

可是在这个社会上艰难的生存,我们每个人都是背着重壳的蜗牛,埋头奋力,咬牙拼命。

我们有太多要去努力的前程。

我们有太多要去打拼的人生。

我们还有太多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在大多时候,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,无法保持步履协调的向着同方向前行。

慢慢地我开始变得非常忙,教课,写文章,公众号运营……

期间更有一个在法国就认识了十几年的朋友,被全家派到上海。

不会中文,不懂情况,两眼一抹黑的需要帮助。

我像是一个陀螺一样的旋转,快马加鞭。

有时候我真的想停一停,我们可以如原先一样,喝着咖啡,看着孩子,她织着毛衣,我上网乱逛。

但是我想停却停不下来。

我记不得有多少次,说好了的事情,被我忘的一干二净。

我记得有好几次,在最后的时间,我还是取消了我们改期再改期的会面。

每一次我都在心里面说,没有关系,一辈子那么长,反正我们有一辈子。

冬天来的时候,冷下来的不仅仅是上海的天。

从并肩无暇,到暗自揣测,再到心生间隙,我们就这样越走越远,越走越疏离。

在有限的时间里面,我们只能做有限的事情。

谁能有权利要求别人,“我在出门期间,你要一定在原地等?”

所以,朋友们,总是在亲亲疏疏,远远近近,散散离离。

无论是处心积虑,亦或是无心无意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静心回首,谁能说:“这一生,我从没有负过任何人?”

摆在我面前的咖啡,已经完全冷了下去。我端起来,喝了一口,苦涩冰凉。

院子里面有一树怒放的白玉兰,在灿烂的春光里面,轻轻的颤抖,落英缤纷。

我们对望着,默默无语,眼里面全是止不住的痛。

事到如今,我知道我们已经回不去了。

就是因为不肯原谅,才让我明白,她究竟有多痛。

我不能够让时光倒流,我只能选择尊重。

并不是每一个故事都会善始善终。

遗憾也是一种结尾,虽然不是我想要的那一种。

漫漫长路,我们只能遵循着各自的轨迹运行。

路口到了,我们终将远离。

这一生我不知道我能遇到多少人?

这一生我知道我遇到了你。

痛是写在沙子上的句子,会日渐模糊。

留下来的,日久弥香的部分总是欢愉。

在很多很多年以后,我们一定会淘汰掉今天的痛楚。

蓦然回首,在回忆的另一头,我们总还是大笑着,并着肩一起走。

此文写给那些曾经,现在,将来,为了种种理由,回不去了的闺蜜们。

纵然没有一辈子的快乐,至少我们曾经相遇过。

今日无后话,心疼中。

*作者:卢璐,简书原创作者,坦然生活,默然体验,欣然恋念,偶然发言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文章标题:筑爱网 » 致我们终将远离的闺蜜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zattn.top/2754.html

发布信息:文章由【筑爱天堂鸟】于<2016-04-09>发布于【未分类】分类下

相关标签:

相关推荐

  • 暂无文章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(必填)
  • QQ(选填)
  • 网址(选填)